第91章 第 91 章_穿成豪门后妈和继子上综艺
笔趣阁 > 穿成豪门后妈和继子上综艺 > 第91章 第 91 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91章 第 91 章

  开完会,唐助理匆匆跟上走在前面的顾邑,语速快速又清楚地汇报下午的行程:“三点和贸和的老总视频,五点钟财经采访,晚上六点在天意门有饭局……”

  这是他的日常工作,先替老板筛除掉一些无关琐事,再把实在推不了的大事交给对方来决策。

  往常也是如此,可今天等他一件一件说完后,顾邑却没什么反应,反而忙碌地拿着手机,手指不停点击屏幕。

  据网络上的数据统计,现在的年轻人都是单手玩手机,像顾总般双手拿着的,大都是老年人。

  偏偏顾总这样也帅到一塌糊涂。

  唐助理心里感慨,如果自己能有顾总一半的风采,也不至于现在也没找到女朋友。

  他眼睛尖儿,不小心瞥到顾邑的聊天页面,眼角一烫,赶紧低下头:“顾总,如果没有问题,我就先下去了。”

  顾邑喊住他:“把晚上的饭局推掉。”

  晚上是一位不重要总裁的邀约,以顾邑的身份,完全可以不去,唐助理点头回答:“好。”

  之后无事,唐助理先一步离开,直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他才露出八卦的表情。

  刚才没有看错的话,顾总给夫人备注的居然是“虞可爱”?

  虞?

  可?

  爱?

  这实在和顾邑平时表现得模样差别太大,让唐助理忍不住打了个寒战,感觉被塞了一嘴狗粮。

  原来,顾总是这样的顾总!

  顾邑尚不知道自己在下属那里的形象发生了偏移,他也后知后觉发现了备注的改变。

  男人挑了挑眉。

  谁改的,不言而喻。

  昨晚,他们坦诚相对,虞岚提议互相交换朋友圈。

  顾邑同意了。

  不过他没有看虞岚的朋友圈,一是没有兴趣,而是他相信她不会做背叛的事情。

  虞岚倒是拿着他手机鬼鬼祟祟,扬言要找出他的把柄,没想到只是改了备注。

  顾邑摇摇头,好笑不已,虽然如此,但他并没有改过来,而是打开聊天页面询问虞岚的情况。

  对方没有立刻回复。

  顾邑收起手机去处理工作。

  等到处理到一半,手机才姗姗来迟的震动,打开一看,却连一个字都没有,只有一个表情包:【猫猫生气jpg】

  嗯,看样子的确很生气。

  至于为什么生气,彼此心知肚明。

  顾邑微微叹了口气,自觉理亏。

  事后回忆起来,他的确太过分了些,这会儿,不说虞岚对他冷声冷预,即便是让他上刀山下火海,他也愿意:【你之前不是想要丹尔大师设计的包包吗,我让顾瑶帮你带几件回来。】

  顾瑶目前在f国。

  朋友需要相互往来,而这些年,顾瑶和叶巧宁之间,却只是一方无穷尽索取。

  上次的事情让两人闹得有些僵,叶巧宁几次去找顾瑶解释都无果,后者为了躲避,干脆去了国外。

  【虞可爱:呵,男人。】

  顾邑:“……”

  这是,还不够?

  【过几天有场拍卖会,你和我一起去。】

  ——【不去,没钱。】

  【没事,我的钱就是你的钱。】

  ——【那你先打几百过来花花。】

  顾邑当然不会只打几百,眼睛不眨地转过去552200。

  ——【?】

  【520,double版本。】

  ——【……】

  顾邑压下一边眉毛,觉得这次事情有些难办,思来想去,倒是想起一件事情:【长亦公司下面有家旅游公司需要定制工作服,唐助理还在找承包商,这个工作你有兴趣吗?】

  比起虚无缥缈的买买买,显然工作室才是虞岚的命门,她立刻抛开小脾气,问:【什么时候要?要多少?价位怎么定?】

  见此情形,顾邑眼里含笑:【具体情况,我会让唐助理尽快和你联系。】

  一大早,又是金钱又是工作,虞岚终于见好就收,然而到底自己吃了大亏,她酷酷地要求:【还要吃醉仙鸭,要公司楼下的那家,今天就吃!】

  夫人的命令,不敢不从。

  下班前,顾邑把唐助理叫进办公室:“你去楼下买一只醉仙鸭。”

  说完后他又摇头,拇指和食指捏住鼻梁两侧,揉了揉:“算了,还是我去吧。”

  唐助理猜不透自家老板九曲十八弯的心思,但他却懂得,不要轻易质疑老板的做法和想法:“楼下的醉仙鸭味道一绝,尤其他们最近推出了一款新蘸料,虽然味道有点点辣,但不算太辣,顾总可以尝试一下。”

  顾邑还真不知道,他点点头,谢过唐助理的好意,随后状似无意说:“正好,家里那位很喜欢吃辣。”

  家里那位,肯定是指夫人啊!

  唐助理也跟着说:“顾总买回去,夫人肯定高兴。”

  “希望吧。”

  他只希望,对方能够高兴点儿。

  顾邑离开后没多久,公司里其他人全就得知顾总为了夫人,亲自去买醉仙鸭的事情。

  自然又是一番八卦。

  既夸顾总是好男人,又羡慕虞岚日子过得好,还有人说,能把顾总治得死死的,是个厉害角色。

  而别墅里,虞岚在吃过醉仙鸭后,当天晚上,好歹没有把顾邑关在房外。

  顾绥安是个细心的人,又经常待在家里,所以没过几天,他便发现他爸从那个小客房,搬回了主卧的事实。

  那一刻,少年仿佛听到了胜利的号角。

  他心里激动,又不敢和旁人说,最后跑去鱼缸前,傻乎乎和小乌龟说话。

  “他们住到一起了。”

  偌大墙壁的鱼缸里,海草在氧气的冲击下来回摇摆,小乌龟懒洋洋趴在石头上,听青春期少年的秘密。

  “以前他们都是分开睡的,因为他们不喜欢彼此,可是现在变了,你说,他们是不是喜欢对方啊。”

  平时话少、腼腆的人,没想到和只小动物能絮絮叨叨半天,后面,小乌龟嫌他烦,拨动四肢游走了。

  搬东西的当天,顾绥安积极跑去帮忙,连顾邑放到他身上的奇怪目光,都假装看不到。

  原本需要几个小时的工作,硬是让他缩短到半个小时。

  虞岚:“……”在别人看不到的角落,顾绥安高兴地偷偷笑。

  动作快点,两人的关系就会越来越好,这样下来,应该不会再离婚了吧?

  离婚暂时是不会离婚了,搬完行李的晚上,顾邑将当初的协议拿出来,当着虞岚的面撕掉。

  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
  虞岚语气略微上扬。

  顾邑表情淡定,棱角分明的俊朗面庞,似乎有冰雪融化:“已经没用了,不想留着。”

  “那也不至于撕掉啊。”

  顾邑看向她,道:“我怕你不认账,跑了。”

  闻言,虞岚噗嗤笑出声,以现在冰雪融化的速度,她怎么感觉没几日,雪山就要崩塌呢?

  内心清楚,顾邑是向自己表达决心,来给予自己安全感,但为了她的面子,却开口将理由揽回身上。

  这就是老男人的魅力吧。

  当他想要对一个人好的时候,一举一动都会替对方着想,无微不至。

  虞岚接受了顾邑的好意,作为回报,她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  几天后,虞岚和胡桃将第二批衣服送到孤儿院。

  她们这次给孩子们带来了新的羽绒服,加入鸭绒的羽绒服,蓬松轻快,穿到身上又暖和又好看。

  于是换上新衣后,院子里出现了许多圆滚滚的小动物。

  跑来跑去。

  “啊!一点也不冷了!”

  “我的手很暖乎,好像抱着暖气。”

  “而且很漂亮,是粉色的!”

  孤儿院负责管着孩子们的生活老师便问:“能穿上这么好看又暖和的衣服,我们应该谢谢谁啊?”

  “谢谢虞阿姨和胡阿姨!”

  “不用客气。”

  两个大人笑着回答。

  胡桃有女儿,对这个年纪的孩子充满母爱,很快和院子里的孩子们打成一片。

  在虞岚说太冷,先回房间的时候,她也没有太在意,摆摆手说:“去吧,我再和她们玩会儿。”

  老院长的所说的不到时候,充满了虚无缥缈。

  虞岚不知道,所谓的“时候”是什么时候。

  这次,她敲门进去,还是熟悉的房间,光线不足,昏暗有余。

  空气里飘荡着木质家具的沉香,还有老年人身上特有的味道。

  “院长。”

  和上次一样,老院长坐在躺椅上,闭着眼小憩,躺椅的椅子腿前后摇晃,听到她的声音,院长睁开眼。

  “来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虞岚放下提着的补品,“您刚出院,多喝点儿补品,身体才能好起来。”

  院长不要,她这身子怎么样,没有人比她自己更清楚:“拿回去吧,我吃了浪费。”

  老人似乎都这样,虞岚也没有和她争,反正离开时她也不会带走。

  “你这次来,还是为了上次的事情吧?”

  过了会儿,院长开口。

  虞岚点点头:“我想问一下,时候到了吗?”

  院长忽然笑了笑:“你已经有了答案,何必再问呢。”

  “我只是猜想。”

  “那你猜的不错,现在已经是时候了。”

  院长的语气忽然变得有力量,不再是之前气若游丝,仿佛随时就要晕过去的样子,她看了一眼虞岚:“你现在有了船票,可以回去,如果着急,我可以领你过去。”

  说完,院长从躺椅上站起来往外走,见状,虞岚犹豫了刹那,选择跟上去。

  孤儿院的后墙斑驳,经风吹雨打,露出了墙皮下的沙石。

  在那里,有一棵平平无奇的槐阳树。

  这棵树看起来很普通,和周围其他树立在一起,甚至于有些矮小,寻常人看到它,估计不会给予多少目光。

  可院长却停在树的面前,只见她不知道做了什么,朦朦胧胧一阵亮光,再注目时,树干上已经长出一个庞大的洞口。

  那洞口好似虫洞,闪烁着和系统如出一辙的星光,侧耳听,还能听到哗啦啦的水流声。

  返航需要渡船,虞岚有了船票,还缺一条船。

  这是她的想法,现在证实,果然是真的。

  孤儿院不是这里的存在,所以才会有数十年建筑不变的新旧,所以里面的孩子不进不出,年龄却都在十二岁以下。

  弄明白这一点,所有疑问都迎刃而解。

  虞岚想,原身当初说不定便是发现了孤儿院的问题,才会威胁到位面的安稳,被主系统强行制止。

  但自己不同,她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位面,所以即便发现离开的方法,也不会影响这个位面。

  虞岚心跳加快。

  此刻的她突然意识到,或许自己能离开了,离开小说世界,回到现实的生活。

  那样,她就可以摆脱系统的任务,也可以摆脱任务失败后的被迫走剧情!

  另一边,打开“位面门”,院长笑呵呵道:“虞小姐,把你的船票给我吧,离开那么久,想必你也想家了吧。”

  想吗?

  虞岚一时间卡了壳。

  她从包里拿出船票,递给对方。

  冬风卷着树枝的残雪,吹得满天盛开白色的花朵。眼看着船票要落到老院长的手心,虞岚突然又停住。

  “抱歉,我不回去了。”

  她退后几步,改变了主意。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bq109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10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