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一百八十七章 小畜生_大乾憨婿
笔趣阁 > 大乾憨婿 > 第两千一百八十七章 小畜生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两千一百八十七章 小畜生

  “跟你有个屁的关系,又不是你生的,你往自己身上揽什么责?”秦相如骂道:“你怎么就不知道把那醋生赶走呢?”

  “啊?我把他赶走?”许节苦着脸,“我没这个资格!”

  “有人欺负你妻子,你怕个屁,要是谁敢欺负我女人,我跟他拼命!”秦相如骂道。

  许节苦笑连连,哪里敢接话,一个劲儿的说:“岳父大人说的是,是小婿窝囊!”

  秦相如冷哼一声,抬脚走进了秦双双的房间,还没走进去呢,就听到妻子劝说的声音,“这都是命,是秦家跟李氏纠缠的孽缘,正好落到你头上了。

  咱得认命。

  你想想李氏那些人,你大哥尽心尽力的,一个个不是白眼狼,就是忘恩负义。”

  秦双双躺在床上,了无生趣,“他这样,我以前受的那些苦,就像是个笑话,真的可笑至极!”

  秦秀英也是跟着抹泪,“咱命不好!”

  “命不好个屁!”秦相如推门进入,看着秦双双惨白的脸,虽然心疼,却还是忍不住骂道:“你生在秦家,用最好的,吃最好的,什么都是最好的。

  你刚出世,你大哥就给你置办好了无数的产业,让你含着金汤匙长大。

  后来你大哥劝你不要嫁过去,是你钻牛角尖,非要嫁过去。

  你走的那一条路,别人没劝说过你?

  龙生龙,凤生凤,老鼠的儿子会打洞。

  他李氏就是天性劣根,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。

  你凭什么能改变他们?

  你现在要死要活的,是装给谁看,是装给你娘看,装给你老子我看。

  难过的是我跟你娘,是你大哥,是你的丈夫。

  那个小畜生看到你这样,只会拍掌称快。

  他为什么敢这样做啊,就是算到了你会这样。

  他就是故意报复你的。

  要是你不在乎,无所谓,他能翻天吗?”

  “老头子,你别说了!”秦秀英哭着道:“孩子难受呢。”

  “哭哭哭,就知道哭,慈母多败儿,哭要是能解决问题,不是早就解决了?”秦相如骂道。

  秦秀英低着头,“你到底是来解决问题的还是来煽风点火的?”

  “我解决不了问题,那我就解决制造问题的人!”秦相如抽出了腰带,“我这就去把那混账给抽死,你不心疼吧?”

  他看着秦双双。

  秦双双满脸悲伤之色道:“打死就能解决问题了吗?”

  “说来说去,还是从小挨打太少了,你看你大哥,三天一小大,五天一大打,不是上树就是上房揭瓦,现在多正派,多明事理。

  哪像你,天天宠着像个宝,我告诉你,你有今日,全都是你自己造成的。

  你还有脸躺在床上?

  你要是有你大哥一半孝顺,你都不会做这样的事情。”

  秦双双面色越发难看,父亲的话就像是一把刀深深刺痛了她。

  是啊,今时今日,所有一切,不都是她造成的。

  当初她有多坚持,今日她就有多可笑。

  她本以为自己能当靖安公主那样的人。

  可惜啊,靖安公主教子多严格啊

  #每次出现验证,请不要使用无痕模式!

  。

  李双安当初想去南番,靖安公主甚至当场要跟他断绝母子关系。

  她相比靖安公主差得远了。

  所以,她是巾帼,自己是笑话。

  想到这里,她强撑起身子,“我跟您一起去。”

  “我告诉你,你生他养他,没有对不起他,你的苦难,来源于他。

  这个畜生,不体贴,不理会,揣着明白当糊涂,他就该打。

  就算打死了,那也是他的命。

  他不是喜欢披麻戴孝吗,老子宁愿公主府上挂白,也不愿意这个小畜生不明事理!”

  说着,秦相如转身离开了房间。

  秦双双下了床。

  秦秀英急忙搀扶她,“闺女,别心急。”

  “娘,没事,我今天倒要看看,这个混账想做什么。”秦双双很是惭愧,父母都这个年纪了,还在为自己操心,反观大哥,可从来没让他们这么操心过。

  父亲是很疼爱李照的,平日里连训斥都不曾有,现在却一口一个小畜生,可见对他有多失望。

  相比李照,她更担心父亲的身体。

  “许节,你在哪儿?”

  听到呼声,许节急忙过去,“我在这里。”

  “快,你去看着我爹,不要让他太激动。”秦双双道。

  许节点点头,飞快的跑了过去。

  而此时,公主府后院,全院挂白。

  正厅已经被布置成了灵堂,李照披麻戴孝跪在那里,堂前有两个灵位,一个是阿嗣的灵位,一个是李新。

  他

  则是跪在那里烧纸,弄得大厅烟熏火燎的,他却丝毫不在乎。

  赵楚儿跟拉则在一旁劝她。

  “李照,你要是真的想一条道走黑,那就放过我跟拉则,我们去办离婚,孩子我们带走,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过我的独木桥。”赵楚儿道。

  “连你也要背叛我?”李照冷冷的看着赵楚儿。

  “我爱的那个李照,是明事理的,是爱国的,而不是现在是非不分,好坏不明,甚至还动手家暴。”赵楚儿任对他抱有希望,想让他清醒过来,“你爹都下葬好几年了,你现在来设灵堂,你让娘怎么想?

  你别说,你不知道曾经那些过往。

  你大伯他有子嗣,轮得到你在这里哭灵吗?

  你让舅舅他们怎么想?

  舅舅他,对得起你爹,对得起你大伯。

  你这么做,只是伤害那些真正对你好的人而已!”

  “给我住口!”李照骂道:“你懂什么,头发长见识短的妇人,他们对我好,是他们做给世人看的,真正目的是什么,他们心知肚明。

  不过是为了堵住外界的悠悠众口罢了!”

  拉则也不敢相信的看着丈夫,“你说的是人话吗?你怎么变成这样了,你在噶共村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。

  对你好的人,你觉得他们对你有企图,对你坏的人,你反而偏袒他。

  你有什么值得他们去图谋的?

  你所得的一切,不都是他们给的吗?”

  “所以说你们不懂,我也不怪你们,要是你们想离婚,可以,再过几天,我们就去办理离婚,我成全你们!”李照冷笑道。

  #每次出现验证,请不要使用无痕模式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109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10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